你当前的位置:健康饮食 >> 正文阅读

大货车司机还得面对交通路政、运管等部门的罚款

  11月29日,河南有关方面宣布,因对来源:深圳卫视《正午30分》

  这场问责风暴源于一段广受关注的网络视频。11月19日,王金伍在网上上传了一段时长为7分39秒的“获嘉交警收黑钱”视频,引发热议。此后,河南省公安厅和获嘉县警方迅速作出回应。王金伍对处理结果表示基本满意,但是他认为,如果不从法律和体制上作出根本改变,此类事件难以杜绝。“不只是某一个县乱罚款,看看网上大货车司机的留言就知道,各地的情况大同小异。我估算,全国大货车司机人数超过3000万。这是很少有人关注的庞大弱势群体。”

  王金伍是一名司机,从2005年开始帮助大货车司机维权,至今代理了2000多起案件,“除了海南和西藏,其他省的案子我都代理过。”去年,他频繁接到对河南省获嘉县交警的投诉,很多司机向他反映,获嘉县是交警乱罚款的“重灾区”。他用一年的时间收集到多名司机拍到的视频录像,一共54次共计334分钟,还随机收集了74份违规罚单。在多次行政复议和申诉无果之后,他将编辑好的这段“获嘉交警收黑钱”视频上传到网上。

  王金伍说,事发之后获嘉县公安局长一行6人“拜访”了他,“他们表示愿意接受监督,说了些客套话。”王金伍说,河南省公安厅的督查也向他了解情况,并带走了74份罚单,“他们对我手里的其他录像并不是很感兴趣。我也不准备再发视频了。我的目的并不是处理多少人,而是引起各方面重视,规范执法,这个目的基本达到了。”

  11月27日,获嘉县公安局官方微博“获嘉警方”连发3篇微博公布处理结果:获嘉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启龙被免职,直接责任交警刘建华、王新社二人被清理出公安队伍,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孙大金停止执行职务。印制了两万份《致广大司机的一封信》、1万份监督卡,向广大群众、司机发放。抽调人员组成专职检查小组,与每日值班队长一起对路面执勤执法情况进行不定时的明查暗访。明确要求协管员不得开具法律文书,民警上路执勤执法必须佩戴音像记录仪。所有的交通违法处理必须有相应的视频。

  此前,获嘉县交警大队官方微博“畅通获嘉”还表示,“对主管副大队长陈汝晓、中队长付献忠给予免职处理,涉及的协管人员全部予以清退。”

  11月26日,河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出台《河南省交警系统规范道路执勤执法行为六条规定》,今后凡再出现路面执勤民警、交通管理员违规收“黑钱”的情况,大队长一律给予纪律处分并调出交警队伍。

  “这也算是个满意的结果。”王金伍说,“如果继续追查,人数远远不止这些。”

  王金伍说,11月27日上午,公安部交管局执法监督处处长与他见面,听取了他对全国交警执法现状的看法和建议,并向他表示,以后如有交警违规的事情,也可以向公安部直接反映。

  王金伍一再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,他上传视频的目的并不是处理几个警察,而是引起社会对大货车被乱收费现象的关注。在他为货车司机维权的7年间,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。“交警乱罚款只是问题之一,大货车司机还得面对交通路政、运管等部门的罚款。有5个部门能管大货车,4个部门可以罚款,1个部门收费。”王金伍说,“大货车司机超过3000万人,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待遇。”

  王金伍认为,乱罚款难以治理的原因很多,比如管理部门多、罚款标准不一,“擅自改变车辆颜色,交警罚500元,运输部门最高可以罚两万元。对于超载,交警最高罚款2000元,交通部门最高罚3万元,相差15倍。运管部门也能罚超载。货车司机如果都接受处罚,根本没有生存空间。”

  王金伍发现,很多地方把治理“三超”变成了“经营”“三超”,“给钱就让通行”。

  有一次,相关部门召集他就治理三超开座谈会。他在会上说:“很多地方,罚完款也不用卸货。很多部门在经营‘三超’,希望你下次还能走。结果是越治越超。”

  会后,还有官员私下对他讲“苦衷”:基层相关部门人员太多,经费不足,没有钱,养不起人,只能罚款。

  王金伍一听就火了,“这个逻辑太荒唐了!难道老百姓没有钱了,就可以去偷?”

 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,王金伍还得知,很多基层执法部门,每月都有罚款任务。“很多罚款多的都是单位的‘功臣’,只要一出事就处理罚款人。”

  王金伍认为,这种现象难以杜绝的原因主要在法律和体制上。“执法部门太多,对相同的违规行为,相关法条很多,处罚数额不统一,各有各的理。监督投诉机制都是‘老子管儿子的模式’,投诉过程很艰难。”

  “乱罚款、收黑钱的现象不制止,危害的是国家的形象和政府的公信力。”王金伍说,获嘉县的事情不是个案,在一些地方,此类事情依然在上演。

  王金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,他下一步准备收集更多的交通运输部门的收黑钱的证据,引起社会关注,推动交通运输部门的规范执法。

发表评论
用户名:
暂无回复信息